高毒农药使用“无解”?来看看山东安丘的实践

2017-09-13 09:15 浏览次数:

原标题:民生调查|高毒农药使用“无解”?来看看山东安丘的实践

  “高毒农药”近期进入公众视野,更有专家认为,高毒农药管理很难,这引起很多消费者的不安。记者调查表明,部分高毒农药还是生产必需,但需要建立完善的管理体系。

  部分高毒、剧毒农药尚没有替代品

  根据农药致死中量的多少,可将农药毒性分为五级,高毒、剧毒农药为毒性最烈,危险性最强的两级。目前这两类农药较少,但还是生产必需的。

  山东省农业专家顾问团农产品质量安全分团团长杨理健举了百草枯的例子: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灭生性除草剂,价格也很便宜。因此深受农民朋友喜爱。“单纯从除草效果来看,百草枯确实是一种好药。”杨理健介绍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百草枯都被当做主要除草农药使用。

  据了解,百草枯的一个特点是它遇土钝化,打到草上的时候,它会很有效,但是一打到土壤上它就钝化了,不会再起化学反应。所以不伤植物的根,也不会在土壤里面造成残留危害。作用速度还特别快,几十分钟就会见效,其他药物很少有能这么快见效的。

  但是,百草枯口服致死率在90%以上,而且没有特效解毒药。人一旦误饮这种药物,哪怕是10ml以下的微小剂量,并且马上接受规范治疗,也仅仅有50%的概率抢救成功。这种抢救成功也仅仅是暂时保住中毒者的性命。所以,被列为禁用农药。

  但杨理健在基层执法检查时曾发现,农民偷偷使用百草枯的现象也屡有发生,有些不法经营者,把百草枯改头换面换上其他农药的包装进行销售,销量很好。“农民朋友不具备那么多专业知识,他们看中的是效果。”

  效果好,见效快,残留少。百草枯这三个最受欢迎的特点同样也是其他一些高毒、剧毒农药的共同特点。在尚未出现能够达到同样效果的可替代低毒农药的情况下。这些高毒、剧毒农药就仍然有其存在的必要,目前高毒农药主要应用于土壤消毒、地下害虫防治、粮食仓储熏蒸消毒、大规模森林虫害防治等领域。

  他说:“高毒不意味着高残留,用作土壤熏蒸的氯化苦就是高毒农药,但它基本上是零残留。”

  中国禁用的,美国反而大规模使用

  农药本身只是药品,关键是如何监管和使用。

  杨理健说:美国的食品安全标准是很严格的。目前我国把百草枯列入禁用药物。但是美国还在使用。所以现在我国的百草枯企业都在做出口经营,有一家公司一年出口额有4个多亿。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杨理健解释说,这是因为美国普遍是大农场集中作业,农场主有用药需求的时候,向州政府提出用药申请,经州政府批准后,由有资质的专业公司负责施药,农民、农场主根本接触不到高毒农药。

  我国的农业生产目前主要还是家家户户分散经营。农药的使用也非常分散,使得农药的监管难度大大提升。农民对高毒农药危险性的认识又普遍不足,不了解科学的使用方式。所以为安全考虑,我们制定了非常严的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的管控政策,甚至比发达国家还要严格。目前,我国现在的剧毒、高毒农药使用量已经下降到2%以下。

  但在当前如此严格的农药管控政策之下,农药安全事故仍然屡有发生。杨理健表示,这实际上反映出我们当前的农药管理还存在问题。一方面,很多地方对高毒、剧毒农药都只是一禁了之,动辄“全面禁止”,却没有相应的配套措施跟上。把禁止、限制使用农药的目录编得越来越长,收录的农药种类越来越多,处罚的措施越来越严厉。看上去是为农产品质量安全考虑,却忽视了农民客观上的用药需求。通过不正规渠道购买、偷偷摸摸使用,反而更容易出事。

  另一方面,对农药的多部门共管,权责不清的问题很普遍。安监、公安、工商、农业等多个部门对农药管理都有管理责任。但是这种九龙治水的格局很容易引起群龙无首后果。一旦发生农药事故,往往草草处理后就不再过问。产生药害,主要是受害者、经销商、生产企业三者私下商定,适当赔偿一点。

  安丘模式:高毒、剧毒农药“闭环使用”

  9月7日上午10点,记者来到安丘市农产品质量安全区域化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农安办)。该部门由安丘市长挂帅,安监、农业、畜牧各部门共同参与,这是全省首个副县级农产品安全管理机构。

  农安办在全市范围内设置了102个农产品检测站,还配备了17辆流动检测车、460名检测员。在农安办的管理平台大屏幕上,记者可以清楚地看到每辆检测车的运行状态,据工作人员介绍,这些监测站和检测车基本可以对所有乡镇、社区的农产品生长情况和农药使用情况进行检测,平时为农业生产安全提供专业指导,一旦出现问题,也可以就近处理,迅速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