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理论体系

2017-09-13 13:24 浏览次数:

习近平主席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奏响了新的起点上繁荣发展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时代号角。军事理论是哲学社会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创新军事理论是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题中之义。习近平主席高度重视军事理论创新发展,深刻指出“科学的军事理论就是战斗力”,强调“加快形成具有时代性、引领性、独特性的军事理论体系”,明确了新形势下军事理论创新发展的重大意义、目标任务和实践要求。贯彻习近平主席重要指示,需要以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理论体系为突破口,奋力开创军事理论创新发展的新局面,为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提供科学理论支撑。

中国特色现代军事理论体系的本质和特征

马克思主义认为,一切划时代的体系的真正内容都是由于产生这些体系的那个时期的需要而形成起来的。中国特色现代军事理论体系,是中国共产党人在国防和军队建设与军事斗争的伟大实践中,继承中国革命战争的理论成果,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观察和分析现代军事问题,创造性地揭示和反映现代军事活动的本质与规律,并用于指导中国现代军事实践的科学理论体系。准确把握中国特色现代军事理论体系的本质属性、根本特征和鲜明特色,是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理论体系的基本前提和依据。

坚持以党的军事指导理论为核心的引领性。我军军事理论的马克思主义本质属性,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从政治上规定了党的军事指导理论在中国特色现代军事理论体系中的核心地位和统领作用。这是我军军事理论体系的政治优势和最大特色。我军军事理论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在党的军事指导理论引领下的创新史。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理论体系,必须以党的军事指导理论特别是习近平主席强军思想为魂与纲,大力推进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创新,始终保持军事理论研究正确的政治方向。

主动适应现代军事发展的时代性。理论是时代的产物,是时代精神的精华。中国特色现代军事理论体系,伴随着新中国成立以来军事现代化的实践而产生、发展,大致经历了两个重要阶段:一是从新中国成立至20世纪80年代,建立和形成以打赢机械化战争为时代标志的军事理论体系。二是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逐步构建以打赢信息化战争为时代标志的军事理论体系。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军事革命正在加速推进,战争形态、作战样式和制胜机理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我军正处在由大向强的关键阶段,军事理论创新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世界一流军队应当具有世界一流军事理论。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理论体系,必须勇立世界新军事革命潮头,抢占军事理论创新制高点,夺取军事竞争的优势和未来战争的主动权,突出对打赢信息化战争甚至智能化战争的前瞻探索和超前设计,推进我军由机械化军事理论向信息化军事理论整体转型。

服务支撑强军胜战实践的独特性。理论的生命在于扎根实践,理论的力量在于指导实践。军事理论是实践的理论,源于实践又服务和指导实践,并在实践中得到检验和发展。军事实践的每一步发展,都迫切需要创新的军事理论引领和支撑,同时也极大地推动军事理论的创新和进步。把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与中国革命战争、人民军队建设实践相结合,逐步形成适应中国国情的军事理论体系,是我军军事理论创新发展的成功之路和宝贵经验。构建我军现代军事理论体系,必须立足强军兴军的伟大实践,构建以我为主、借鉴外军,既适应现代军事发展规律、又具有我军鲜明特色的军事理论体系。

整体推进军事理论创新的系统性。理论体系的完备性是理论科学性和先进性的反映。军事理论体系是涉及国防和军队建设、军事斗争准备与实施方方面面的复杂系统。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理论体系,应当遵循系统论的基本原理,科学划分体系内容的纵向层次、横向领域,合理配置理论要素,明确体系内容的相互关系。通过构建结构层次科学、要素内容完备、逻辑关系顺畅的完整体系,从根本上克服理论研究分散化、孤立化和碎片化等问题,着力推进军事理论全面创新和协调发展。

中国特色现代军事理论体系的结构和内容

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理论体系,一项基础性工作就是要科学设计其结构和内容。我们研究认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理论体系,可归纳概括为“一个核心、二个层次、三大部分”。党的军事指导理论是核心,居第一层次。现代军事力量建设与运用理论是主体,居第二层次,主要包括军事战略理论、作战理论、国防和军队建设理论三大部分。